暮年力帆 奄奄一息
本文摘要:-原标题:暮年力帆奄奄一息 汽势Auto-First|沈天香 和掌门人尹明善一起,力帆汽车步入了垂暮之年。被负债数十亿、股权被冻结、经销商退网、产品不济、销量折腰等负面环绕,力帆如今已是四面楚歌…… 今年上半年,汽车市场承受着空前的下行压力,相比抗压能力较强的强势车企,本就处于边缘化的企业正面临雪上

原标题:暮年力帆 奄奄一息

汽势Auto-First|沈天香

和掌门人尹明善一起,力帆汽车步入了垂暮之年。被负债数十亿、股权被冻结、经销商退网、产品不济、销量折腰等负面环绕,力帆如今已是四面楚歌……

今年上半年,汽车市场承受着空前的下行压力,相比抗压能力较强的强势车企,本就处于边缘化的企业正面临雪上加霜的窘境,力帆汽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7月29日,万安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22日向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要求力帆股份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力帆乘用车北碚分公司支付约607.57万元货款。而这只是力帆满身重疾的冰山一角。

高光时刻

作为曾经重庆民营车企中的带头大哥,力帆也曾风光一时。1992年,我国摩托车市场迅速崛起,彼时已经年过半百的尹明善创立了力帆摩托,在接下来的几年间力帆摩托迅速崛起。

90年代的中国,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多的人走向了小康,摩托由奢侈品成为了日用品再成为了刚需。彼时汽车还未普及的时候,自行车行驶不了长距离,摩托车成为人们交通出行的主要代步工具。一时间摩托车风靡全国。作为以做摩托车发动机起家的力帆,成功的搭上了市场的顺风车。仅1995年,就赚了1500万元。2000年,尹明善已经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TOP50。

与此同时,他开始走出中国,用了两年时间,将其摩托车拓展到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销两百多万台。截止到2001年,仅摩托车发动机,力帆就卖出了184万台,收入超过38亿。到2003年,重庆力帆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生产商,此时的尹明善65岁。这是曾属于力帆摩托业务的高光时刻。

此后,为了拓展业务,尹明善决定由摩托再上一个台阶,开始进军汽车行业,随即力帆集团拉开了汽车制造的序幕。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车企。上市后,力帆控股市值达到100亿元,尹明善成功问鼎重庆首富。但尹明善的造车路没能复制其摩托业务的成功,走得一波三折。

防线失守

2016-2017年,在SUV市场处于持续且火速上升的时期,力帆没有及时看清市场趋势,但同属重庆帮的东风却持续发力SUV市场,制定在4年内推17款车型,且填满紧凑型、小型和中大型SUV市场的产品规划。

在2015年,新能源市场逐渐显露锋芒时,力帆的一系列动作可谓是盖过了任何一家车企,但随之而来的是,2016年力帆骗补的消息。当年,力帆股份被查出在申报的新能源补助车辆中,有2395辆汽车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补助资金1.14亿元。有关部门对涉及的车辆撤销了补贴,并取消了该公司当年补助资金预拨资格,这致使此后力帆在新能源市场的布局和产品规划前功尽弃。

国内市场失守,力帆或许还可以一笑而,说“我们的钱都是靠海外赚的”。但作为曾经海外销量名列前茅的自主品牌,力帆已风光不再。早在2016 年,力帆就在汽车出口排名中国汽车品牌第四位,重庆地区首位,已出口到全世界70个国家和地区,开拓了遍布全球500 多个营销网络,并在俄罗斯、阿塞拜疆、缅甸、伊朗、埃塞俄比亚、乌拉圭、伊拉克7 个散件组装厂下线。在2011 年至2016 年连续6 年蝉联俄罗斯汽车销量最高的中国车企。

如今,随着中国自主发力“走出去”战略,奇瑞、吉利、长城等都将海外市场作为其战略版图的重要板块。2019年6月,俄罗斯汽车市场销量排名中,力帆已被挤出前三。吉利以销量944辆,增幅达295%位列第一名;长城以725辆,增幅337%位列第二;奇瑞以514辆,增幅2%位列第三;力帆以349辆,下滑75%位列第四。力帆以销量共2654辆,同比下滑64%结束了其2019年上半年俄罗斯市场征程。

也正是随着国内自主品牌大举走出去,力帆的海外”摇钱树“被个大车企分食,其优势也逐渐不再。从其断崖式下跌的销量中不难看出,力帆已失守海外市场,力帆最后的优势也已不复存在。

难以为继

没有热销产品、海外市场受挫、国内市场销量折腰的力帆,在资金方面也是困扰重重。7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对公司(含子公司)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进行了统计,诉讼(仲裁)金额合计人民币约14.2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6-2018年,力帆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为负,最高亏损额约26.13亿元。此前在力帆股份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负号再次密集出现,多个重要财务指标再次亮起“红灯”。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1.5亿元,同比下滑1047.68%。

事实上,为了避免被ST,力帆股份曾在去年连续两次变卖资产。除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外,力帆股份还在去年12月,将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车和家。

变卖资产对于力帆而言无法解决根源问题。数据显示,力帆股份发布的6月产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力帆传统乘用车累计销量约2.08万辆,同比下滑62.55%;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1257辆,同比下滑60.66%。此外,力帆摩托车、摩托车发动机、通用汽油机业务在今年上半年销量下滑幅度均超过10%。

屋漏偏逢连夜雨,力帆还在7月拟终止2015年定增的“汽车新产品研发”募投项目。在此之前,力帆股份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约6.04亿股股份被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

连年亏损、销量不济、旗下优质资源被变卖、资金链断裂,致使力帆的造血功能几近殆尽。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力帆正在被边缘化。

寒冬之下,力帆颓势尽显,如今的资金困局将会为其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国六实施,力帆产品青黄不接,将进一步家居当前困局,后续或将导致经销商退网更进一步加剧。

但结合富力入股华泰,宝能收购观致,力帆如果在其垂死之际无法找到一个可以接盘的金主,退市或只是时间问题。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