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护肤品牌又涉嫌致癌,紧急召回3.3万瓶!
本文摘要:-原标题:这个护肤品牌又涉嫌致癌,紧急召回3.3万瓶!来源:南方都市报“爽身粉涉嫌含致癌物”的强生,近期又因被检出致癌物而备受关注。南都快消研究所记者日前了解到,跨国企业强生公司发布声明,称国外监管部门从一瓶强生婴幼儿爽身粉(检渠道为线上某电商平台)中,发现含有少量致癌物石棉,含量不超过千万分之二,对

原标题:这个护肤品牌又涉嫌致癌,紧急召回3.3万瓶! 来源:南方都市报

“爽身粉涉嫌含致癌物”的强生,近期又因被检出致癌物而备受关注。

南都快消研究所记者日前了解到,跨国企业强生公司发布声明,称国外监管部门从一瓶强生婴幼儿爽身粉(检渠道为线上某电商平台)中,发现含有少量致癌物石棉,含量不超过千万分之二,对此强生方面决定主动召回3.3万瓶涉事产品——而实际上,强生爽身粉被指致癌并非是第一次。

除爽身粉外,南都记者还发现,近期强生包括隐形眼镜、药物及医疗器械均涉及相关诉讼,南都记者从其最新财务报告中了解到,该公司前九个月的诉讼费用净额已从第一季度的4.23亿美元增长至8.32亿美元。

虽然就具体产品的处理方式上,强生中国方面已先后向南都记者回应,但至于相关产品涉及诉讼对其中国市场的影响,截至发稿前,该公司未作出正面回应。

强生称爽身粉在中国未出售

对于上述爽身粉是否涉及在中国销售,日前强生方面对南都记者的一则声明中显示,其疑似被查出含致癌物石棉的#22318RB批次的爽身粉(滑石粉系主要成分)是该公司主动召回,并强调该产品仅在美国进行分销,“不涉及其它市场任何强生婴儿产品”。换言之,被检出的涉事爽身粉并未在中国市场销售。

强生方面声称,涉事产品并未在中国市场销售,那么其是否有通过跨境电商途径进入中国市场?为了解相关情况,10月21日,南都记者检索天猫国际、京东海囤全球、苏宁全球及小红书等平台发现,强生海外销售的爽身粉并无销售。

虽然,强生方面声称:“数以千计的检测反复证明我们的滑石粉产品不含石棉”,但是南都记者却发现,“不致癌”这一说法被部分海外消费者称之为“说谎”。

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强生就收到约合9700起涉及爽身粉疑似导致卵巢癌的诉讼和索赔,其中去年7月13日,美国密苏里州一个陪审团判决,22名女性对强生公司滑石粉类产品(包括强生婴儿爽身粉)包含石棉,导致患癌的指控有效,责令强生支付5.5亿美元补偿性赔偿,以及41.4亿美元惩罚性赔偿,这笔赔偿合计46.9亿美元(约合313亿人民币);另外今年5月,强生则被勒令向另一名女性支付3.25亿美元的赔偿金,她指称强生的滑石粉导致其患上了间皮瘤。

据南都记者了解,所谓“石棉”在国际上是著名致癌物之一,根据国际癌症机构的分类显示,含石棉纤维的滑石粉,被分类为致癌性1类;不含石棉或石棉纤维的滑石粉,被分类为致癌性3类(即致癌性尚无法分类);添加了滑石粉的爽身粉且用于女性私密部位,被分类为致癌性2B(可能致癌);而从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石棉成分在女性、婴幼儿外用粉末状产品中系不可被检出的成分。

不过对于滑石粉中含有石棉问题,2016年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协会表示,化妆品企业在选择滑石粉作为化妆品原料时,应严格遵守相关规定。依现有相关规定要求,在正常、合理及可预见的使用条件下,其产品可以认为是安全的,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但对于目前最新的风波,该协会尚未作出表态。

多产品近期被曝有质量问题

据南都记者了解,产品出现问题而遭遇检查、诉讼和罚款等,是目前强生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所遭遇的问题,除上述提到的爽身粉产品外,南都记者发现,强生方面在海外实际上还有多宗产品涉及质量风波问题。

其中有产品与中国市场密切相关。今年9月,英国药监机构MHRA指出,强生旗下的安视优日抛隐形眼镜可能导致眼睛发红、不适、擦伤角膜,因此要求召回,而据南都记者此前采访了解到,强生被召回产品为强生“安视优舒日散光日抛型隐形眼镜”,主要涉及3个批次。

对于隐形眼镜召回问题,10月21日,强生中国方面向南都记者回复,称目前已在国内主动召回产品,并声称“受影响产品数量较少,且未在中国收到相关不良反应报告”,“不受召回影响的安视优产品可放心使用”,但至于召回进度方面,强生并未提及,另外南都记者从天猫、京东等多家电商平台发现,目前安视优仍正常在售。

当然除日化消费品外,南都记者还发现,强生旗下药物阿片类药物和精神类药物利培酮近期也陷入相关诉讼风波,其中利培酮方面,美国一名男子因疑似摄入过多利培酮而导致乳腺增生,当地法院判决强生需赔付80亿美元(目前强生已上诉);与此同时,南都记者还留意到,强生盆骨网膜植入手术相关产品致患者大出血,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强生方面确定赔偿受害者1.17亿美元。

消费品业务增长放缓因诉讼所致?

据南都记者了解,强生系全球范围内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公司,旗下涵盖消费品(母婴护理等)、药物及医疗器械(包括隐形眼镜等)三大板块,其中在中国市场方面,消费品与医疗器械主要由强生公司进行运维推广,而药物则主要由合资公司西安杨森方面负责。

即使多产品陷入诉讼纠纷,强生在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却早已扭亏为盈,就净收入方面,虽然强生今年第一季度较去年同期下跌14%(净收入为37.5亿美元),但经过半年调整后,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收入达141.89亿美元,与去年同比增23.1%。

不过,南都记者查阅强生三季度财报却发现,拉动该公司今年前9月的业务增长主要系其制药方面的业绩大增,而部分涉及诉讼产品所在的业务板块,销售方面却表现不佳。

其中爽身粉所涉及的婴幼儿护理业务,其今年前三季度下滑明显,今年前9个月,强生该业务收入为12.5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9.5%,其美国和全球市场均出现下滑现象,对于原因,强生的解释是因其婴儿爽身粉中含有滑石粉而遭遇数以千计的诉讼,而相关产品的下滑亦拖累强生消费品业务的增长(前九月仅增0.1%)。

南都记者还发现,关于强生诉讼费用方面,今年第三季度并未披露具体数据,但南都记者发现前九个月的诉讼费用净额(财务报表为Litigation expense,net)已从第一季度的4.23亿美元增长至8.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7.02亿增长18.5%,南都记者还发现,今年前三季度,诉讼费用对强生每股收益(EPS)的影响为0.25美元。

据南都记者了解,除目前强生婴儿爽身粉面临15000多起诉讼外,该公司阿片类止痛药、人造髋关节和精神类药物利培酮也有相应纠纷,而强生方面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它面临至少10万起产品相关的诉讼,有分析师认为,若强生方面要解决现有官司诉讼,至少要付出约合200亿美元的代价。

当然,主营产品出现质量问题也影响到强生二级市场的表现,此前受三季报业绩提振的强生在10月17日上涨至136.17美元后,10月18日强生股价遭遇下挫跌6.22%,收盘报122.7美元。不过在此之前,多家境外券商对强生上调评级及目标价,其中瑞信表示,重申强生增持评级和156美元目标价,摩根士丹利维持强生与大市持平评级和145美元目标价。

对于相关产品涉及多宗诉讼,对该公司产品在华市场影响几何,南都记者昨日就相关问题也向强生中国方面进行采访,但截至南都记者发稿前,对方仍未就相关问题进行正面回应。

仍持续“加码”中国市场

虽然强生方面未就产品质量问题对中国市场影响作出置评,但南都记者发现,该公司仍在对中国市场持续“加码”,其中强生中国区负责人宋为群也曾通过媒体表示:“中国市场是强生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而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也从该公司在华各种迹象凸显,据南都记者了解,今年6月强生创新宣布孵化基地在上海启用,主要孵化包括制药、医疗器材、消费品和医疗技术在内领域的创新企业。

就消费品领域,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强生消费品业务发展迅猛,其中国市场在亚太地区增速最快,已成为强生全球5大明星市场之一;另外在今年5月,强生也与某电商平台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拟将国外原产的强生消费品引入中国市场。

当然,对华重视实际上也与其背后庞大的市场有关,单以个人护理品市场为例,艾媒咨询发布数据,2018年我国个人护理品市场规模继续增长,已达到2619.0亿元,当然除强生之外,上海家化等国内企业也就此布局;另外在婴幼儿洗护市场方面,强生也面临好孩子、青蛙王子、郁美净等国产品牌的分流竞争。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贝贝 马建忠)

(编辑:曾静娇)

相关内容